GEO(GEO視界 德國國家地理)

GEO首頁 >GEO計劃> 我從恐懼中歸來——探訪“去了會死”的阿富汗

我從恐懼中歸來——探訪“去了會死”的阿富汗

4
發表于2015-2-6 09:36
來源: GEO雜志
作者: 安安
所屬分類:GEO計劃

美國大兵、塔利班、斬首、橫飛的炸彈……這就是我印象中的阿富汗。但我只猶豫了一分鐘,就決定去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國家”看看。 

防爆墻和鐵絲網將喀布爾隔絕成兩個世界,墻里是各國使館和戰戰兢兢過日子的外國承包商,墻外是每天承受著恐懼但如常生活的阿富汗平民。阿富汗就是阿富汗,除了槍支、炸彈和塔利班,主導著生活的依然是柴米油鹽吃喝拉撒的生活本身。

使館區外聚集著大量的阿富汗孩子,他們年齡一般在10至14歲。失業率過高的阿富汗,這些孩子相比大人,更容易引獲得外國人的憐憫,得到一些零星的“賞賜”,討起生活來也更容易一些。

阿富汗的小商販一直恪守“誠實”的品質。在阿富汗購買物品,沒有發票這個概念,只有各種手寫的收據作為憑證。即便如此,想說服商販在票據上做手腳是不可能的。


我明白這個決定將把我送到一個戰爭蔓延了44年的國度,一片被血與淚浸透的土地。只是,這一次我的動機并不是簡單的旅行,那種想去看看《群山回唱》《燦爛千陽》里面描寫的阿富汗的沖動難以克制,因為在文字里,那些飽受摧殘的阿富汗人依然會在笑容中散發出“一千個太陽般燦爛的光芒”。


喀布爾街頭身穿布卡的阿富汗婦女在選購日常生活用品??Σ紶栍写罅渴桂^和聯合國機構以及國際企業,物資相對豐富,國內可以買到的進口商品這里都可以買到。


肅殺、朦朧、慌亂的第一眼


當我還在摩洛哥老城游蕩的時候,聽朋友偶然說起阿富汗正在開始歷史上第一次民主大選,大選的日期正好與穆斯林國家的齋月重合在一起,所以我馬上意識到我的機會來了。


作為一個亞洲人,從各種角度分析,在阿富汗都會比白皮膚的歐洲人更安全——我說的是漢語,持的是中國護照,我的國家并沒有對阿富汗做過哪怕一丁點兒的惡行,我相信穆斯林的本性是善良的,不會傷害我這個形單影只的中國人,而且在善良之上還覆蓋著宗教。當然這些都不是絕對的,我安慰著自己,毫不猶豫地趕往伊朗,再從伊朗直奔阿富汗的赫拉特。


國土面積僅相當于中國1/16大小的阿富汗被劃分成35個省份,赫拉特省位列第三。除了電力供應相對充足(沾了伊朗的光),跨國貿易很便利,這個西部省份比其他地區也要更富庶一些。作為省會的赫拉特市對于一個中國人來說比較親切,話說帖木兒帝國的繼承人沙哈魯在這里建立都城的時候,明成祖朱棣曾遣使出訪帖木兒帝國的這座都城,沙哈魯亦派使者訪華,這種你來我往的友好交流與貿易往來持續了半個多世紀,所以赫拉特的一些古代建筑上至今還保留著一些中國元素的圖案。


我選擇了陸路的方式進入阿富汗,這主要出于對空中交通的恐懼。在出發前的幾天里,阿富汗的喀布爾機場剛經受一次恐怖襲擊,所以飛往阿富汗的飛機總能讓我聯想起“9·11”。作為阿富汗第三大城市,赫拉特與伊朗接壤,西部的狹長地帶就是古絲綢之路上與中國接壤的瓦罕走廊。這里的治安是阿富汗“最好的”,被認為是通往阿富汗最安全的一條陸路通道。


2001年2月塔利班領導人穆罕默德·烏馬爾下達滅佛令,宣稱要毀掉所有的佛像,包括巴米揚大佛。經過一個月失敗的斡旋,同年3月12日塔利班動用大炮和坦克將巴米揚大佛炸毀。雖然兩尊大佛的外型幾乎全毀,但其大輪廓及一些特征仍可在山崖凹入處被辨識,在塔利班政權被推翻后,國際社會正幫助重修那兩尊大佛。圖為大佛修繕現場。


深入這個是非之地,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最關心那里的安全。說實話,前后在阿富汗的二十多天里,沒有近距離碰到什么特別危險的事情,當然并不是沒有危險存在。在我從喀布爾飛往巴米揚的那天早上的430,機場被襲擊了,而我的飛機是早上6點起飛,而在前兩天,阿富汗東部靠近巴基斯坦的一個地方發生了阿富汗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恐怖襲擊,導致82人死亡。這是我第一次切身感覺到恐怖——只有老天才知道我的身邊會不會突然升騰起一朵蘑菇云。雖然飛機安全起飛并且順利到達目的地,但是現在想起來仍然心有余悸。


不過,阿富汗完全沒有媒體報道的那么恐怖和危險,也還在可控和預料之中。就如2013年媒體鋪天蓋地地報道埃及暴亂時,在各種騷亂、偷竊、抗議及爆炸的當口,我還是在開羅轉悠了一個月。除了看不到游客外,當地民眾的生活并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所謂騷亂給我的感覺不過是老百姓偶爾游行抗議咒罵一下政府,發泄發泄心中的不滿而已。如果再往埃及南部走,去往盧克索或者阿斯旺,更難感受危險的氣息。那里歌舞升平,人們悠閑地漫步尼羅河邊感受休閑,樂呵呵地坐著熱氣球看日出。正是這次經歷更讓我堅信,媒體報道并不代表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真實面貌。


當我剛剛通過鐵絲網構成的伊阿國境線,迎接我的是一場突然而至的沙塵暴。在黃褐色沙塵的籠罩下,世界變得一片朦朧,呈現在我眼前的是若隱若現的悍馬戰車、美國大兵和手持AK47的阿富汗警察。一些穿著藍色布卡在邊境線上做生意的穆斯林婦女掩著面紗奔跑著尋找庇護的屋檐。天呀,這就是我看到阿富汗的第一眼,它是那樣肅殺、朦朧、慌亂的阿富汗。



提示:試一試“ ”實現快速翻頁X

本文章關鍵字: 美國 戰爭 危險 阿富汗 塔利班

相關閱讀

返回頂部
kk互娱卡五星 太平洋股票 黑龙江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河南快三怎么买 今天20选5开奖号码 今天七星开彩结果 赛车pk10预测 福建22选5走势图幸运之门 幸运农场预测高中奖 福建体彩11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六合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