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GEO視界 德國國家地理)

GEO首頁 >GEO計劃> GEO雜志:貧民窟有存在的價值嗎

GEO雜志:貧民窟有存在的價值嗎

4
發表于2015-7-9 09:35
來源: GEO雜志
作者: 李多鈺
所屬分類:GEO計劃

印度孟買是全亞洲最“變態”的地方:它有印度為數最多的有錢人,也有亞洲最大的貧民窟——Dharavi。而奧斯卡傳奇電影《貧民窟的百萬富翁》就在這里拍攝。Dharavi貧民窟最奇怪的地方是,它位于市中心,且靠近機場,從空中看,就好像一堆摩天大樓中心的“鳥巢”。這里生活十分方便,盡管垃圾成堆,污水橫流,發達致富的人有時也不愿離開。這里和周邊的巨大反差,形成了現代都市的強烈隱喻。Dharavi因此成為偉大故事的孵化器,貧民賈馬兒就這樣上了全世界娛樂版的頭條,而他所有的幸與不幸,全都來源于他困苦不堪的生活歷程。
賈馬兒的幸運與不幸,是全中國超過6000萬的留守兒童都不可能經歷也無法想象的。在剛剛發布的《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中,我們可以看到,跟孟買的貧民窟兒童相比,中國留守兒童大部分衣食無憂,擁有土地和房屋,有些甚至擁有一座多層小樓和寬敞的院落,他們也有希望工程,乃至留守兒童之家。他們的物質生活看上去相當不錯,以至于每個地方的干部們在做年終總結的時候,都要做一些有關物質豐富的算術題,并將這歸功于改革開放的成果。但是,這些擁有漂亮數字的中國留守兒童是不是比賈馬兒幸運呢?顯然,在畢節留守兄妹集體自殺事件發生后,人們的判斷不得不發生改變。擁有土地和房屋的孩子們猶如土地的囚徒,他們的貧窮是心靈的貧窮,在他們當中,我們無法看到猶如貧民窟長大的賈馬兒那樣豐富的心靈,我們也無法設想,這些從小缺失陪伴和關愛、一直被孤獨禁錮的心靈到底擁有怎樣的未來。
因為城鄉體制的設計問題,留守兒童是伴隨中國城市發展而產生的痼疾。城市發展需要大量的農民工,但是不需要這些農民工帶來的各種生活問題。曾經有一度,農民工們還可以生活在房租低廉的出租屋里,隨著大城市加緊對外來人口進城的管理與限制,以及城中村逐漸消失,農民工徹底失去了聚居的可能場所,大部分農民工以工地為家。而工地的集體宿舍不可能提供家庭生活條件。就這樣,大部分進城的農民工選擇把孩子留在鄉下,好一點的家庭,母親和孩子一起留下,相當多的家庭選擇夫妻共同外出打工,孩子形同孤兒。
城市化作為世界性發展趨勢,并不是中國獨有的問題。在解決城市外來人口問題上,很多國家看起來都沒有中國解決得好。相當多的世界級都市伴隨著巨大的貧民窟,除了孟買的Dharavi、里約熱內盧的Rocinha、約翰內斯堡的Soweto等世界知名的欠發達國家的大型貧民窟外,甚至像倫敦、紐約這種發達城市也都有貧民區,而且伴隨著嚴重的治安問題。
但是,貧民區在帶來問題的同時,也帶來了活力。最能說明問題的是倫敦東區,貝克漢姆生活過的地方,曾經是倫敦最危險的地帶,居住著城市苦力和外來移民。不過這個區域隨著城市發展,逐漸變成國際知名的藝術家聚集地,2012年奧運會在倫敦東區舉辦后,東區更是迎來了開放與重生。
有關貧民區,我看到的最好的比喻是,貧民區是城市的腎臟,藏污納垢的同時,也替城市解決新陳代謝的問題——包括提供新鮮的勞動力。當然,進一步說來,貧民區首先是為失地農民提供了基本的生活條件,讓貧民也能保持起碼的生活尊嚴——闔家團圓的權利。貧民窟的生活條件再差,治安再成問題,它也是能看得見的問題。在家庭中成長起來有正常社交環境的兒童,長大后起碼能夠成為合格的新鮮勞動力,在城市中繼續工作生活。但是,我們的留守兒童呢?根據《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的調查報告,留守兒童有著更加普遍的情緒問題,暴力以及孤獨伴隨著他們的生活。這樣的兒童成長以后進入城市打工會出現什么問題?難以預計。
從上世紀80年代第一批農民工進城算起,目前中國農村的留守兒童已經是第二代留守兒童了。不少留守兒童的父母本身就是留守兒童,這意味著第二代留守兒童的家庭教育問題會遠遠高于第一代留守兒童,而他們的心靈問題也會越來越嚴重。如果中國的制度設計中,繼續無視城鄉之間的人口移動問題,未來的中國,必將在勞動力的心靈殘疾問題上付出巨大成本。


本文章關鍵字: 印度孟買 貧民窟 留守兒童 暴力

相關閱讀

返回頂部
kk互娱卡五星 乐游美人捕鱼游戏下载 四肖免费期期淮 如何利用网络赚钱 通化大嘴棋牌官网下 英超联赛有哪些球队 免费东北麻将游戏 分分彩保持不输的技巧 谁有捕鱼大师二维码 波克棋牌官网下载 精选二四六天天资料